厦门兴才贴吧
當前位置:首頁 > HR資訊 > 企業專訪 > 正文
專訪北汽銷售公司總經理劉宇:自主品牌應自強
作者:莆田人才網 時間:2013-7-1 閱讀:

  中新網4月19日電(汽車頻道 陳璞)從2009年收購薩博核心知識產權到今年5月將推出紳寶,北京汽車可謂是“三年磨一劍”。日前,北京汽車銷售公司總經理劉宇接受中新網汽車頻道專訪,談及這款車在上市后即將接受的考驗和面臨的機遇,劉宇言辭間無不透露著自信和樂觀。他說,紳寶對于自主品牌而言絕不僅僅只是“標桿”意義,因為這是一款高品質、高性能的車,經得起市場檢驗。而在談到公務車采購自主品牌政策終于“付諸實施”時,劉宇直言這對自主品牌而言是歷史上最好的機會。但是在他看來,這并不代表著車企就可以有所松懈,因為機會只應該屬于致力于造好車的企業。

 

  記者:紳寶即將在5月上市銷售,目前籌備情況如何?

  劉宇:2009年末,北汽以2億美金收購了薩博的知識產權,之后便圍繞這塊知識產權進行產業布局。

  或許很多消費者包括部分業內人士都覺得,在收購完成之后北汽應該馬上就造出車來,但事實上并沒有那么簡單。

  這幾年,我們圍繞薩博2億美元的知識產權,首先投資近20億元興建了一個占地18萬平米的研發中心,在這里的研發團隊共有2000多人。

  之后投資60億元蓋了一個工廠,包括沖壓、涂裝、焊裝、組裝在內的四大工藝在這個工廠都可以完成。從設備而言,已經處于國內頂尖水平。而用如此大的投資規模建廠,完全是因為自動化程度高,意味著生產的一致性和加工精度也越好。

  此外,還投資40億元興建了一個發動機工廠。我們在收購薩博知識產權的時候包括了三款整車和三個發動機,也就是說有了這些知識產權的支持,我們中國人已經可以自己造出高性能的渦輪增壓發動機。

  這總共100多億元的投資說明,北汽通過收購薩博知識產權以后,已經建立了一個能造出高品質、高性能轎車的產業集群。目前我們的產品規劃有十幾種車型,在將來會陸續面市。

  在經過了這三年的布局后,5月11日,紳寶將進行產品發布,這也代表這一車型正式上市。

  記者:紳寶在全國的鋪貨情況如何?銷售目標大概是多少?

  劉宇:目前,我們在全國有90多家經銷商,已經陸續向他們發放展示車輛,這些車輛有的可能還處于調試狀態,但是到了5月份,所有車輛都會達到“正式生產”標準。

  我知道大家都很關心自主品牌做B級車有沒有發展機會,能不能有好的銷量,事實上,目前在B級車市場對于自主品牌而言還有天花板,沒有一款車型在B級車市場取得成功,以前的高性能B級車也沒有在國內量產過。

  但是今年對我們而言無疑有著很大的發展機會。

  一方面,政府采購給自主品牌帶來了發展機遇,而我們的產品將有著很好的需求;另一方面,我們的車在性能方面有著卓越的表現,對消費者來說也是更好的選擇。

  對于“市場機會究竟有多大”,我們也在做相應的測算,但是相對來看,我們已經具備了在中國自主品牌中進入前三強的機會。

  記者:雖然很多自主品牌的B級車銷量確實不盡如人意,但是有車企表示,B級車就是一個標桿,即使賣不出去也要做,您認同這樣的觀點嗎?

  劉宇:賣不出去那就不能算標桿了。標桿必須是立得住,也是要大家能看得到成績的。

  我覺得這已經是過去的觀點,并且是一種無奈之舉,跟當時中國汽車行業的技術能力和制造能力發展水平較低不無關聯。

  而隨著中國汽車和制造和研發能力不斷提升,很多車企已經進入了汽車工業的“3.0時代”,完全擁有了產品的制造、知識產權和改進能力,也就是說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造車。當汽車行業的技術水平發展到了這樣一個較高的水平,我相信大家不會再為了一個所謂的“標桿”去造車。

  北汽自認為目前已經具備了這樣的能力。

  像紳寶,我們可以自己決定車輛的外觀、內飾、底盤性能等等,造出的車在實用性和操控性方面都經得起比較和考驗,絕不是單純地為了立個標桿而造車。

  所以回到銷量問題上,我更希望這是一個開放性的答案,而不是一個至少要達到的目標,因為市場前景到底有多寬廣往往是很難預測的。

  記者:我們看到,紳寶的定價和很多同級別合資車型重合,那么紳寶和這些合資車型相比,最大的競爭力是什么?怎樣能在競爭中保持優勢?

  劉宇:2009年的薩博95,也就是紳寶前身,進口車售價是50萬元到70萬元之間。以2.3T為例,除去40%的關稅,假設國產化,也要達到35萬左右的價格。但是紳寶的定價肯定不會達到這樣的一個價格。

  這款車其實挺糾結的。一下從五六十萬的進口車到自主品牌的價格,消費者一定會質疑怎么會定價這么低。但是假如你親自開一開這輛車,感受下1200轉的時候渦輪增壓就開始啟動的狀態,就會發現這輛車的品質并沒有降低。

  在薩博人看來,他的競爭對手是奔馳E系列和寶馬5系。但是薩博過分地強調了車的操控性和安全性等等,忽略了車的豪華性,以及能給消費者帶來的舒適性和社會地位。

  這三年的時間里,北汽在車輛配置、駕乘舒適性和便利性上進行了很大的改進。所以總體而言,紳寶的操控性非常優異,如果拿來跟合資品牌的B級車比,從主觀來看,我不太認同。因為無論從動力性能還是安全性能各個方面來看,不是一款B級車輕易能媲美的。

  如果從物理屬性來看,目前國內不管是合資還是進口車,紳寶如果和奧迪A4以及一些日系豪華車來比性能上絲毫不會遜色。我認為,加速在0到100加速在8秒左右的車可以和紳寶比一比性能,碰撞測試在五星以上的車才可以和紳寶比一比安全性。而從配置來看,和紳寶同級別的車,價位大多遠超我們。

  和合資品牌的中高端B級車來比,紳寶會有一些不足的地方,但是我覺得還是可以一較高下的。

  記者:今年還有哪些新車型上市?

  劉宇:今年在乘用車板塊有三四款車型上市。

  從上半年來看,一款是去年上市的小E將推出三廂版,另一個就是5月上市的紳寶。下半年,一個是大家期待已久的B40,另一個是紳寶品牌下面的A級車。

  記者:B40的目前上市前的準備情況如何,價格在多少?競爭車型是什么?

  劉宇:現在正在做B40的生產準備和性能測試。總體而言,B40不僅僅是一輛外觀非常好看,并且能滿足很多人需求的一款越野車,同時還是一款帶車架的越野車,因此和普通的城市越野車相比,提出的要求也要更多。我們現在主要就是在做各方面的測試,在這半年時間內完成最后的沖刺。

  這個車在2008年概念車亮相的時候就受到大家的追捧,每次車展都有很多人詢價,要求購買。去年又因為和趙寶剛導演的一部電視劇合作,進行植入,于是又造成了新一輪的轟動。

  B40預計價格在15萬到20萬之間。我認為在這個價格區間,B40沒有競爭車型。目前國內沒有一款車跟這輛車的性能相似,又能滿足消費群體的心理需求。

  這輛車能滿足很多人的需求。除了越野通過性很好外,外觀上很抓人眼球,兩門的設計也能滿足很多消費者的個性化需求。

  我們做了很多用戶調研和測試發現,消費者對很多車都是褒貶不一的,但是對于B40,我從來沒有聽到任何一個人說這輛車不行,或者說這輛車難看。

  記者:當前自主車企在中低端產品和SUV市場上主要還是憑借低價策略。您認為價格是否是自主車企唯一的優勢?未來自主車企怎樣才能保持自己的競爭力?

  劉宇:我覺得低價策略應該算是中國制造行業的一個權宜之計。當企業沒有技術實力和看家本領這些安身立命的根本的時候,在競爭狀態下往往只能妥協。

  但是,低價格隨之而來的就必須是低成本,低成本無疑就會產生低品質,而低品質則會導致消費者使用信賴感和接受度降低,進而帶來較低的用戶評價,于是企業不得不以更低的價格吸引用戶,這就會陷入一個惡性循環。

  要解開這個問題,我們需要回到商品的本源,看看自己到底想要造出一款什么樣的車,車的性能究竟是怎么樣,有沒有信心去和合資品牌比拼。如果這一切都有了答案的話,就要不計成本地先嘗試去把車做好。

  低價格策略是不可取的,這是企業自身一種退縮的表現。

  國內造車短短十年的歷史,無論是人員積淀還是技術儲備與國外車企相比都較為落后,這也造成自主品牌降價求存的現狀。單靠國內的民營小企業自身實力,要想和國際上一些有著悠久造車歷史的企業相比,是沒有競爭力的。

  國家應該出臺更多相應的扶持政策,首先解決自主車企的生存空間問題,比如政府采購;其次在研發方面,甚至能投資建立一些實驗室,推動自主品牌完成技術升級。

  記者:伴隨著多個地方政府公務車采購細則的出臺,公務車采購自主品牌政策終于“付諸實施”,您如何看待自主品牌迎來的這一發展機遇?北汽能占領其中多少市場份額?有沒有針對性的車型推出?

  劉宇:這對自主品牌而言是歷史上最好的機會。而對北汽和紳寶來說,同樣是很好的機會,我們也一直在瞄準這個方向。

  從政府采購的要求來看,排量是在1.8以下,而我們在這一排量的產品是帶渦輪增壓的,也就是說在同等排量下我們提供的動力性是最好的。

  事實上,我們自己總結的賣點包括:出色的動力、豐富的電子化配置、可靠的安全性、良好的操控性。從這些維度來看,與競爭對手比都有著很大的優勢。

  對于市場份額的問題,要看標準制定后,幾家自主品牌經過實力比較來決定。盡管從我個人主觀來看,就相同價位而言,北汽的車是最好的。我們也期待能占到最大的市場份額。

  至于推出針對政府采購的車型,因為我們發現政府采購的需求并不特殊,與普通消費者的需求是類似的,更多的是對排量和價位的要求。

  另外,我們在產品定義的時候走訪了很多用戶,包括政府部門,結果顯示大家提出的要求和建議都是接近的,比如對車輛便捷性和舒適性的要求等等。基本通過調整配置包,就可以達到政府采購的用車要求。

  記者:有觀點認為,拯救自主汽車品牌要靠政府采購,但是也有觀點認為自主品牌的強大應該依靠企業自身成熟的技術研發。您怎么看待這個問題?

  劉宇:我認為這兩種說法都對,而且是一個事物的兩個方面。

  我們不能做爛泥扶不上墻,首先要自強,在造車的時候理念要清晰,要造好車而不是爛車。如果是以盲目追求利潤而降低品質造車的企業,國家不應該支持;對于想造好車的企業,國家就應該給相應的機會。

  企業造車應該符合高品質高性能的部分條件,而國家再提供相應的生存空間,企業就會獲得繼續進步的機會。相反,如果企業沒有致力于制造出高品質的車,那就不應該獲得國家扶持。

來源:http://www.ixcw.net | 關閉
厦门兴才贴吧 澳洲幸运10全天计划免费 宾利国际ktv正规吗 安徽时时开奖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正规赛车北京pk10官网 正版免费红马计划下载 黑杰克21棋牌游戏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下期杀 可以提现的牛牛棋牌游戏 单双大小方法技巧集锦 手机玩牛牛赢钱技巧 时时彩6码倍投顺序 闲1庄0.95刷反水怎么刷龙虎 海南天城娱乐 百加乐公式玩法 ak国际娱乐